關於部落格
新家詳見網誌
  • 207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4

    追蹤人氣

短文:曲子


 

  翠綠的森林裡,綠意盎然的嫩草隨著風的吹拂微微擺動,雖然說這裡看似一片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,但是這裡確實是有被開發過的地區。一隻鳥兒拍拍翅膀,飛至山腰旁一棟座貌似城堡的豪華別墅的窗子佇立著。窗子裡傳來琴鍵叮叮咚咚的落下聲,是首難度略高的曲子。

  「唉呀,不對不對,又彈錯了!」男子推推眼鏡,打量著眼前的小男孩。突如其來的一吼,嚇得窗邊的鳥兒急忙飛奔而去。男孩沒有看他的鋼琴教師,只是用那稚嫩的小手捏著西裝短褲,忍耐著。

  男子嘆了一口氣,「這個小節音量要漸強,你不要自作主張的漸弱!」

  「可是我覺得漸弱才能表達這首曲子……」男孩緩緩的,一個字也不含糊的說了出來。「不一定要按著上面寫的彈呀。」

  「這是舒曼大師的作品,怎麼可以隨便照著自己的意思!根本就不了解前人創作的苦心!我真是受夠你這個小孩了。」男子怒斥著,語畢立即把琴譜放進自己的公事包,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。

  男孩隱約聽到,鋼琴教師正在跟自己的父親抱怨自己有多著不尊重老師。「真是抱歉,愛倫先生,我恐怕沒辦法繼續教連彈鋼琴了……他真的是個很難溝通的孩子。請您另請高明吧。」 男子刻意加重很難溝通這四個字。

  男孩將鋼琴的琴蓋蓋上,趴在琴蓋上生悶氣。那是什麼老師啊?根本就不會教嘛,還嫌學生難溝通,這只會讓人覺得他只是將一切的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的笨蛋罷了。看來又要換老師啦,這已經是第四次。

  「別趴在鋼琴上面、這樣對鋼琴很不禮貌喔。」從耳邊傳來一陣令人安心的女聲,男孩急忙抬頭起來張望。一位莫約二十出頭的長髮女子對他露出微笑,但那灰色的髮色卻看起來像是生病了的黯淡,不過男孩還來不及觀察完她,女子就又開口說話了。

  「你叫什麼名字?我可以坐這裡嗎?」她指著鋼琴椅。

  「呃!請、請坐!」男孩往左邊挪了一點,讓出位子好讓她坐下。「我叫連……連‧愛倫。」

  「你好喔,連。我是莉莉絲‧汀,我剛剛有聽到你彈的曲子,表現的很棒。」她坐下來打開了琴蓋,摸摸連的頭。這個動作使他臉頰發紅,有些害羞的避開莉莉絲的視線。

  莉莉絲熟練的按著琴鍵,纖細的手指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在鍵上跳舞,黑與白錯舞,是升降的交替。正當曲子進入澎湃的小節,她飛速的按下正確的鍵,音律快到讓人喘不過氣來,終於一個重音,將曲子帶回來主旋律。一陣輕柔,她終於結束了曲子。

  「好、好厲害!是李斯特的《愛之夢》。」連驚奇的叫了起來,同時也露許久未見的笑容。

  原本他一直以為鋼琴只是台普通的發音器,會練習也是為了父親而練的,只要照著譜彈,根本就不用費神去理解其中的涵義也會被稱讚是好曲子。但是莉莉絲彈出來的琴聲不一樣,是很溫柔、有靈魂的。

  突然一陣拍手,連的父親走了進琴房。「喔喔,莉莉絲,彈得太好了!妳來當連的鋼琴教師可以嗎?」他滿意的笑了笑。

  「這是我的榮幸,愛倫先生。」

  「那麼連,我來幫妳介紹一下……這位是和我們愛倫家有生意往來的汀家小姐、莉莉絲,今天剛好莉莉絲和她的父親來我們家作客,沒想到汀家小姐是個音樂奇葩啊。」

  不知怎麼的,連突然覺得他的父親居然沒有因為自己剛氣走了一個老師而發火,反而還很熱情的邀請別人當新老師,這讓他覺得今天的父親完全不像平日的父親。──其實是父親您只是見到莉莉絲這麼美的女人而心花怒放吧!快點醒醒啊父親,你們的年齡相差太多了,而且在天國的母親不會原諒您的,趁現在還沒丟臉之前趕快收手才是真的啊!這時的連不免在心中暗暗想著。

  「請多多指教囉,連。」莉莉絲伸出手,連也伸出手來握住她的手。手指相觸的那瞬間,連明白了一件事。──那就是他喜歡莉莉絲。

  當天晚上,連在床上翻來覆去,一想到往後都可以跟莉莉絲學琴,他就興奮的睡不著。「嗯!雖然我才十一歲!但是應該還是能讓莉莉絲喜歡上我。」但是這個理論才剛說出來沒多久,他又馬上猛搖頭。「不對,莉莉絲這麼漂亮的女人一定有很多人喜歡,搞不好已經有未婚夫之類的……」嚇!這個想法也太恐怖了吧!怎麼可以滅自己威風,不可能啦。

  就這樣像個蠢子似的,連拼命的自言自語,但是很快的他也進到了夢鄉。畢竟連只是個,孩子。


  隔天,正當管家預備叫醒連時,卻發現床上空無一人。

  「嘿嘿,等到莉莉絲來的時候,她一定會嚇一跳!」此時的連正在廚房,與麵粉搏鬥著。「巧克力蛋糕!」

  做個蛋糕對只有十一歲的連來說,其實不是件難事。父親喜歡為他安排才藝課程,目標是把連打造成完美的男人,將來才會有貴族千金爭相倒貼。而連也沒有多作反抗,就跟學琴一樣無怨言的接受。一轉眼,連已經完成了蛋糕本體,小心的將蛋糕從烤箱中取出。

  「少爺,一大早的就在做蛋糕,是要給誰呢?」管家好不容易找到了疑似失蹤小少爺,但是沒想到居然是在廚房這種地方,實在很出人意料。

  「這個嘛……給莉莉絲的。不過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喔,只是因為人家大老遠的跑來這裡,對她來說太辛苦了……嗯、你也知道嘛,我們這棟房子蓋在深山裡面,偏僻到讓我都覺得很奇怪呢,哈哈哈。」連說這段話時,手中的奶油像是不受控制般的,越擠越多。 

  「少爺啊,汀小姐沒有未婚夫喔。」管家稍微試探了一下。蛋糕上的奶油又比剛剛多了。

  「你在說什麼啊,莉莉絲喜歡的人是誰,我才……不在意。」再度用力擠。

  「但是少爺看起來很在意。」連三度用力擠。

  「……沒有!」連四度用力擠。

  「其實連少爺喜歡汀小姐對嗎?」奶油幾乎快溢出盤子了。

  「我!……啊啊啊!」奶油終於溢出盤子,掉落到地板上。連紅著臉,拿起抹布拼命的擦。很明顯的在害羞。

  「我看,我還是不要打擾少爺了,您繼續加油吧。」看來只要談到莉莉絲少爺就會暴走。管家很明白這點,識相的離去。

  折騰了許多,連好不容易完成了蛋糕。想到剛剛的失常,連不免垂頭喪氣。「開什麼玩笑啊!難道我的臉上寫著我喜歡莉莉絲嗎……不過還好,莉莉絲沒有未婚夫!」心情歡樂一直線。
  雖然差了十多歲,但是那份喜歡人的心意是不會變的。因為她,開始想嘗試對自己沒有什麼重要性的鋼琴,這次不是為了誰而去彈奏,而是想讓莉莉絲聽自己的音符、自己的靈魂。

  連看了牆上的鐘,離莉莉絲來還有三個小時,就趁這個時候來補個眠吧!畢竟那麼早爬起來做蛋糕,精神有點不濟呢。就這樣直接睡在廚房吧!

  睡夢中他夢到了莉莉絲披著婚紗,挽著自己的手步入禮堂。身旁的父親欣慰的看著他,親朋好友灑著玫瑰花瓣,慶祝著兩人的結合。他看著自己的身體,居然比莉莉絲高!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高興的了!他摟住莉莉絲的腰,在那蘋果紅的臉頰上落下一吻。

  「我要走了。」莉莉絲無預警的推開他。

  「去哪?」不解。

  她笑笑,什麼都不說,只是指的旁邊的伴娘。畫面變得很模糊,勉強看到那位伴娘,是連已故的母親,他有種很不好很不好的預感。「妳要和母親去哪……」

 

  夢就這樣中斷,連感覺到有人在推他的肩膀。「少爺、少爺!快點醒醒,汀小姐出事了。」
  「出事了。……啊?我還在睡嗎。」腦袋還有點運轉不過來。

  「汀小姐的車子在開來的路上打滑撞上旁邊的護欄,她死了。」管家語氣顫抖著。「她的遺體剛剛移到了客房的床上……等等啊少爺」

  快步奔出廚房,連用盡全身的力氣衝到客房。砰的一聲粗魯的打開房門,他只看見莉莉絲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床上,慘白的臉色上佈滿血痕,原本紅潤的嘴唇已經和生病的灰色髮色一樣。

  「明明答應要當我的鋼琴教師了。」他沒有哭,只是淡淡的說著。「原本以為莉莉絲來教琴,日子會比較有趣一點呢。我真像個笨蛋一樣,期待著什麼,其實妳也不過是個食言的人嘛。」

  他不能哭。他不能讓莉莉絲看到這一幕,儘管她早已死去。在喜歡的女孩子面前哭了話,就不算是男子漢了,相信莉莉絲也不會喜歡懦弱的自己。

  「管家。可以幫我把莉莉絲搬到琴房去嗎?」他不用回頭也知道,管家站在門的旁邊默默的看著這一切。「拜託,什麼都不要問。」

  「如果這是少爺希望的,那麼我會盡我的全力。」管家做了個鞠躬的動作,隨即將躺在床上的莉莉絲輕輕抱起。他了解少爺不是不哭,而是很傷心的在忍耐。


  連打開了琴蓋,沒有轉頭看被管家搬到紅沙發上的莉莉絲,只是緊盯著鍵盤。「初次見面的時候,妳說我把舒曼的《阿拉貝斯克》彈的很好……那個時候妳只聽我彈了一半吧!因為那個戴眼鏡看起來很討厭的前任鋼琴老師打斷我。現在,莉莉絲,妳要仔細聽,我會很努力的把它彈完給妳聽……彈錯了不可以偷笑我,我可是會生氣喔。」雙手弓好架勢,宛如蜻蜓點水般的開始彈奏。

  或許藉由彈奏,可以把思念的心情傳達給莉莉絲。以後再也見不到那溫柔的笑容了,上天很不公平!不只母親,連喜歡的女人也帶走了,一次又一次的摧殘他的命運。莉莉絲是多麼美麗,卻變成一俱冰冷的屍體,不會笑,不會彈琴,有誰能告訴他這只是鬧劇?劇落幕了,莉莉絲就會從沙發上站起來給自己一個擁抱,親暱的喊著連這個名字。他好希望是如此。

  曲終了。是個沒有瑕疵的完美演奏。連一語不發的離開琴房。

  「少爺……。」管家語重心長的看著他。看來死亡這個名詞對一個小孩來說真的打擊太大,這已經不是少爺能一個人能負擔得起的包袱。實在太沉重、太沉重了。

  連逕自一人走回廚房,默默的拿起叉子和刀子切開巧克力蛋糕,小口小口的吃起來。壓抑不住的情感,就在此時爆發出來。「嗚……嗚……嗚……莉莉絲妳不要死嘛,妳都還沒吃我親手做的蛋糕呢,女孩子不是都喜歡甜的嗎!不要死,求求妳不要這樣。」


  「我好喜歡妳!喜歡妳的眼睛、喜歡妳那頭沒有生氣的灰髮、喜歡妳彈的曲子!全部全部、都好喜歡!……為什麼妳會死掉……」

  放下刀叉,連再也吃不下去了。他趴在桌子上痛哭起來,沒有莉莉絲的陪伴,再怎麼好吃的蛋糕也會覺得難吃。

  突然他聽到旁邊有人在收拾盤子和刀叉的聲音,連難過的不想抬頭,只是隨口應應對方。「管家……我等一下會自己收,麻煩請你先打電話過去莉莉絲家裡面告訴他們,莉莉絲死掉的事情……嗚啊啊。」

  「傻孩子,我才沒有死掉呢。」很溫柔的女聲。

  「管家,不要發出莉莉絲的聲音來騙我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」連吸吸鼻子,還是沒有抬頭看對方。

  「你本來就是小孩子啦。哇啊!這個蛋糕真好吃!」

  「不可以吃蛋糕啦!那個是我要給──」終於覺得有點對話有點詭異,連猛然抬頭一看,心上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吃著蛋糕。「……給莉莉絲吃的蛋糕?咦咦咦?這是怎麼回事!」

  連驚訝的說不出話來,只見莉莉絲走過來輕拍自己的頭,然後抱住他。

  「抱歉,這個玩笑開得有點過火。你一定很害怕對嗎?」連可以很清楚的聞道莉莉絲身上的香味,還有一點血水味。能被這樣抱著,不正是夢寐以求的嗎!幸福到又讓他懷疑是在作夢了。

  「確實,我在來的路上出了點麻煩,不過只有皮肉傷,身體還是很勇的喔!」她放開連,蹲下來跟他說著。「雖然說為了要嚇你,身上的傷口還沒包紮就是了……」

  「那麼就快點去!」他吼著。原來沒死……太好了……

 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

  「呃!我不是在生妳的氣啦!我只是……很擔心妳。」

  「那麼連為什麼會擔心我?我們才見過一次,只能算陌生人喔。」

  「會擔心那是因為我喜歡妳!自從昨天妳回去之後我的腦中全部都是妳的影子!」沒有任何的迷惘,連堅定的看著她。要是再不說清楚自己的意思,莉莉絲可能又要像剛剛一樣遠走高飛,再也無法見面了。

  「喔!」她驚喜的叫了一聲,然後又甜甜的說,「你喜歡我?還說腦中都是我?小傻瓜,從哪裡學來這種浪漫的句子啦?」

  「我可是很認真的!」

  「我知道。」莉莉絲站了起來。「你剛剛那個表情,還害我都想答應當你的女朋友了呢。只不過不行,我喜歡高一點有安全感的男生。」

  「那麼我會拼命喝牛奶長高,到時候妳非嫁我不可,我只喜歡妳一個人。」連雀躍的說。幸好莉莉絲不在意年齡!長高哪是什麼問題,就算拼了命也會變高的!「那麼現在,到我長高之前我還可以喜歡妳嗎?」

  「可以啊,只是我們是師生?」她覺得連那單純的想法真的很可愛、很無邪。

  「聽起來好疏遠喔……」

  莉莉絲拉起連的手,緊緊的握著。「那麼就當朋友吧!友誼可是不輸給愛情的一種情感呢!互相體諒,扶持幫忙,我覺得這樣很棒。」

  「嗯!」連笑了出來。



  琴房裡面又傳來優美的旋律,連和莉莉絲兩個人坐在一起,四手連彈著。





後記:

這是參加家族短文比賽的作品,雖然說我覺得這已經不是短文的長度了。
原本有預定要讓莉莉絲死掉,不過因為主題是「愛情與友情」所以就放過她了XD(去死)
太久沒打文手感都掉了,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,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教ww

另外在文中出現的兩首鋼琴曲:
愛之夢 阿拉貝斯克
有空可以去聽聽看,推薦很大這樣

志在參加不在得獎,以上。(逃逸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